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语文培训第一股”被曝欠薪实控人已套现62亿元

发布日期:2021-09-06 10:39   来源:未知   阅读:

  “5月份、6月份的工资都没发,7月份的估计也发不了。”7月27日,豆神教育员工郑为告诉AI财经社。在社交平台上,关于豆神教育拖欠工资的帖子已经频频出现。

  作为“语文学科培训第一股”,豆神教育在疫情和政策调整的双重冲击下,比其他教培机构的危机来得更加迅猛。豆神教育目前有近2000名员工和400多个大语文学习中心(含加盟)。然而,豆神教育在2020年却出现巨额亏损,股价一路下滑,市值只剩下32亿元。

  豆神教育拖欠工资的苗头在半年前就已经出现。此前,豆神教育的发薪日一直是每月10日,从2021年初开始改为了15日发工资、20日发课时费,但也经常会出现数日延迟。今年5月份之后,大部分员工都没有再拿到过工资。

  6月20日,约定发薪日没有拿到钱的员工一度在豆神教育的企业微信论坛上疯狂吐槽,后来该论坛被公司关闭,员工把“战场”搬到了社交网络。

  7月21日,豆神教育总裁窦昕在写给员工的内部信中透露,“最近公司因行业调整、上市公司的再融资被按暂停键、老债务集体到期,导致公司现在没钱。”同时他提出,以个人名义为员工提供无息贷款。

  “(贷款)给了哪些人不知道,能借多少也不知道。”郑为对AI财经社表示,目前他还没有看到身边有人拿到了贷款。在郑为看来,窦昕的做法,实质是将公司行为与个人行为进行了切割。拖欠工资是公司行为,但他提出以自己的名义借钱给员工,意味着如果公司破产,员工有可能拿不到工资,却需要还借款。

  另一个让员工警惕和不满的消息是,7月27日,豆神教育发布公告称,集团已批准了副总裁阎鹏和行政部副总经理武春哲的辞职申请。

  与此同时,这两位离职的高管在6月底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名为豆语词文化传媒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而这两人都与窦昕关系密切,其中武春哲已跟随窦昕多年。这个做法被不少豆神教育的员工质疑,认为窦昕在带着老部下做转移,“老窦善于玩金蝉脱壳。”郑为说,窦昕在巨人教育和高思教育时做过类似的事情,他在这两家机构时,都因为带团队出走、另立门户,而被公司起诉甚至报案。

  豆神教育的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约为13.86亿元,但净亏损25.67亿元,利润同比跌幅达到了惊人的11514%,今年第一季度,公司依然净亏损4458万元。而豆神教育的股价在近期的跌幅高达80%。到目前为止,豆神教育也没有披露半年报。

  豆神教育在2020年之前,业务一直还比较顺利。“线年爆发出来的,当时算得上是公司的顶峰时期,各个业务都很红火”,郑为告诉AI财经社。而在这一年,不管是豆神教育的员工总数,还是大语文直营门店数,都达到了顶峰。

  根据财报,2019年底,豆神教育有2600多名员工,大语文直营学习中心111个,加盟学习中心325个,学生人数和收入都同比大幅度增长。

  当时的一大背景是,全国大部分省市已经开始新高考,语文的难度大幅提升,成为高考拉开分数的一门关键学科。而大语文业务在豆神教育总营收占比一路走高,从2018年的9.24%迅速攀升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53.66%,成为其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然而,新高考改革的风口红利维持的时间很短,新冠疫情下,教培机构面临着巨大的冲击,而豆神的生存处境比其他教培机构都更为艰难。

  一位豆神教育的员工透露,不同于学而思转线上授课时采取的“原授课老师、原上课时间、原课程内容”的“三不变”原则,豆神教育的大语文业务将原来的小班全部整合为大班,几十个学生变成上千名学生,由核心教师线上直播授课,而其他老师则变成了客服和班主任的角色。

  “就因为这件事儿,当时有不少家长都退费了,授课老师也走了不少,可以说是窦昕第一次大张旗鼓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上述员工说。

  2020年开始,豆神教育的授课教师开始背负拉新任务,每个月必须达标才有提成。后来,豆神教育又出台了“甩班赔钱”的制度,没上完课离职的老师需要向公司赔钱。

  郑为也提到,公司一度提出裁员,让各主管提交了裁员名单,并且详细写明谁留下谁离开。但开会时却是另外一个议题,变成了直接下发裁员指标,而最后落地时也没有执行,“一切都在靠感觉走。”

  在很长一段时间,豆神教育也没有形成“专业人做专业事”的管理文化。“大语文的每个高管都认为自己是全能的”,郑为告诉AI财经社。大语文的高管经常熬到后半夜,既要备课、上课,又要做调研,还得做管理,“都说自己很辛苦,这其实是职能和角色定位不清楚导致的。”

  豆神教育大语文团队一度想学习好未来,将做业务和做管理的职能分开,但由于涉及薪酬结构问题,课时费成为中高层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计划最终被搁置。

  “窦昕上课非常优秀,www.km5567.com,但不适合当一位企业家。”一位豆神教育员工对AI财经社说。窦昕会上课,但缺少管理能力。

  豆神教育有着非常复杂的历史。它的前身是立思辰,2020年,因为教育业务已成公司核心业务,上市公司立思辰更名为豆神教育。

  而“豆神”二字来源于大语文业务负责人窦昕。窦昕曾是甘肃省高考语文状元,毕业于北师大中文系,在业内被称为“窦神”,他也自称是“大语文体系的开创者”。

  2008年,窦昕加入当时最大的教培机构巨人学校。2010年,窦昕与其他三人创办高思教育,并出任董事、副总裁一职。后来,窦昕创办了中文未来,主攻语文学科的培训。2018年,立思辰全资收购中文未来100%股权,窦昕也成为了豆神教育的大语文负责人。

  根据前期的安排,大股东池燕明减持退出,而窦昕认购股份,成为公司大股东。早在2020年2月,豆神教育就发布了预定增方案,募集资金不超过13.08亿元。其中,窦昕个人认购5亿元。而此次定增一旦完成,窦昕的持股比例将提升至11.02%。

  当年9月,窦昕取代池燕明成为了豆神教育的法定代表人。如无意外,窦昕将通过这次定增实现曲线借壳上市。不过,这场定增最终迫于深交所多次问询的压力,在2021年5月告吹。据悉,豆神教育一度想让窦昕当公司董事长,但一直没有得到证监会批准。

  “池燕明和窦昕互相算计,一个想走捷径上市,一个觉得原来的业务不行了,想重新找一个赛道。”郑为说。

  公开资料显示,池燕明比窦昕大17岁,毕业于清华大学。而立思辰早年其实是一家主营信息安全的公司,2009年在创业板上市。

  2012年,立思辰原来的业务模式陷入瓶颈期,后来先后收购了合众天恒、敏特教育、康邦科技、江南信安、360教育集团、百年英才、跨学网、中文未来等20来家公司,将业务板块从原来的信息安全业务变成了以K12教育为主线。

  不过,疯狂烧钱的资本运作为豆神教育带来营收增长的同时,也为豆神教育埋下了隐患,对多个并购标的集体的巨额商誉减值准备,一度让豆神教育在2018年巨亏14亿。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作为实控人的池燕明开始频繁减持套现,多位陪池燕明打江山的创业元老也纷纷隐退。

  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3月至今,池燕明已经累计减持了豆神教育股票25次,减持股份5000.65万股,累计套现约6.2亿元。2020年12月,池燕明还因为违规减持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大股东减持套现的同时,豆神教育也在低价甩卖曾经高价买入的资产。2019年,豆神教育以2.02亿元出售曾经以3.45亿元买入的敏特英语全部股权;2020年11月,又以2.5亿元出售了四年前以4.04亿元买入的江南信安全部股权;而在2021年6月,其又宣布以2.7亿元清仓甩卖五年前豪掷17.6亿元收入囊中的康邦科技,接盘方正是当时的卖家。

  据郑为透露,豆神教育一度打算将位于中关村软件园的立思辰大厦卖给滴滴,估价在8-10亿元,但因为滴滴自身遇到麻烦,便不了了之。

  “池燕明这两年已经把很多资产都转出去了,跟上市公司做了切割,现在大家的劳动关系都在窦昕身上。”郑为说。

  如今,豆神教育处于没有实控人的状态。7月1日,豆神教育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池燕明决定提前终止减持计划,并拟将其持有公司的18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1%)股份转让给自然人郭皓。此次减持后,豆神教育将变更为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而员工们还在想方设法讨要被拖欠的工资。郑为透露,他们现在还在坚持每天去一趟公司,但基本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

  •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