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栾城粉丝“绿色”之谜(图)

发布日期:2022-09-22 07:55   来源:未知   阅读:

  栾城绿豆粉丝一向以其味道鲜美、制作工艺淳朴而畅销,2005年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为了改变色泽、降低成本,当地一些小作坊在生产加工粉条、粉丝过程中,使用玉米淀粉充当绿豆,并使用染色剂和硫磺等禁用物质进行加工。时隔一年之久,当地的粉丝加工现状是否有所改变?记者进行了重访。

  据了解,在栾城县城的东部有六七个以加工粉条和粉丝为主的村庄。他们有的在村外临时搭建一处简单的小屋 ,再在庄稼地里腾出一片空地,这就是一个个粉条或粉丝加工场所;而有的干脆以农家小院为“厂地”搞生产加工。

  栾城县大任庄村以粉丝加工厂多、规模较大而出名,且产品畅销全国。按理说,如此的生产规模,应该是大张旗鼓、光明正大地搞经营。然而,记者日前在那里采访时却发现,从该村的外观很难看到粉丝加工厂,大部分加工场所都在农户家里,其生产环境脏乱不堪,毫无卫生条件可言。

  2006年12月1日,记者到达栾城县城。刚出车站口记者就发现,在靠近汽车站的街道里,一位老农正在路边撑着地摊卖粉条。记者意识到,以加工粉丝为主的大任庄村不远了。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记者围绕这个村子走了一圈也没有见到加工粉丝的场地。随后,记者在村西一处晾晒粉丝的空地上发现,在一处系着塑料绳子的木桩之间,搭着一小片粉丝,旁边还停放着两辆锈迹斑斑的机动三轮车,车箱里装满了等待晾晒的湿粉丝。

  加工点可能就在附近!于是,记者顺着这条街道向里走。“师傅,请问你们村做粉丝的地方在哪?”看到有几位老农在街口闲聊,记者便上前问道。当问清记者是来联系购买粉丝业务后,老农热情地将记者领到一户农家小院,并说这家就是做粉丝加工的。

  不巧的是,这户人家开着大门里面却没有人,老农便让记者在那里等待,他出去为记者找这家农户的主人。借此机会,记者便对这个“粉丝加工厂”进行了观察。

  记者发现,这是一处东西较长的农家小院,院内一东一西停放着两辆破旧的机动三轮车,上面装满了等待晾晒的湿粉丝。进门往西,有两个用水泥抹成的长方形池子,两个池子中间还有一处略高于地面的平台;6间北屋其中靠西边3间屋门上挂着棉帘子;而东边3间门上没有帘子,屋门敞开着。

  走进屋里记者看到,这是一个外面两间里面又一间小屋的3间房,外间顺北墙码放着一袋袋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粉丝,每个袋子上都印有“精制粉丝”和“栾城县某某粉丝厂”等红色字样。旁边放着两个旧铁皮工具柜,地上零乱地丢弃着没有装袋的粉丝和一些杂乱的编织袋,地面到处附着尘土。

  里面那间屋里,更是杂乱无章,有已装袋的粉丝,也有就地散放着的,以及乱七八糟的其他物品,本身空间就不算大的小屋里更显得脏乱不堪。

  停放在院子里面装满湿粉丝的旧三轮,车身到处锈迹斑斑,而加工好的粉丝就直接放在车箱里面,卫生条件显然难以保障。

  “看!这粉丝多鲜亮,在你们那里肯定好卖!”在一家粉丝加工厂,老板向记者展示着加工好的粉丝。“颜色是挺绿的,这是用绿豆做的吗?”记者发出疑问。

  “可能吗?要是用纯绿豆做那起码也得六七元钱一斤,就是用豌豆做也得加一多半淀粉,那样还得卖四五元钱一斤呢。这种粉丝给你们才按每斤1.3元的价格,能是绿豆的吗?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你们要是零售门市往外卖的时候得说是绿豆做的,这样也好卖。反正多数人是吃不出来的。再说了,这种粉丝颜色发绿,也挺像是用绿豆做的!”老板开导说。

  那么,这种粉丝究竟是用什么原料加工而成的呢?“看见没?就是用那种玉米淀粉做的。我们从淀粉厂批量购进是2050元一吨,这一袋合51元25公斤,也就是说,每斤合1元钱多一点,加上我们的用工及其他原料成本,其实也没有多大利润。”老板手指着码放在院里面一堆用编织袋装着的白色粉状物对记者说道。

  记者走到跟前发现,那堆白色编织袋上果然都有“玉米淀粉”字样,且下面还印着“河北省赵县某淀粉厂”的名称。此时,记者终于明白了,原来市场上打着“绿豆粉丝”旗号的低价粉丝其实就是用玉米淀粉做的。

  那么,用玉米淀粉做成的粉丝为什么又绿又亮呢?“那还不简单,用染色剂呗!”面对“客商”的问话,老板直言不讳。记者注意到,池子里面还存放着发绿的水。

  记者在路边一处晾晒粉条的空地上发现,搭在绳子上面的粉条有两种不同的颜色:一种颜色发黑;另一种较白一些;而在一块用塑料编织袋做成的毡布上面还有一堆颜色发绿的粉条。于是,记者便向一位正在那里摆放粉条的中年男人问个究竟。

  “这几种颜色都是经过加工(而成)的,你想要哪种颜色我这里都可以给你做!”中年男人说,“想要绿色就给你加点绿色;要颜色发黑一些的就用一点黑色;如果想要白一点的颜色,我们也有办法,在加工过程中用硫磺熏一下就成。”看来,这里的加工厂都有一套“绝活”。

  “不是说吃了用硫磺熏制的粉条对身体不好吗?”记者惊奇之际,敏感话题脱口而出。

  “我们当地人和自家的亲朋好友都吃那些没有经过任何颜色处理的粉条,而那种用颜色和用硫磺熏制的粉条大都批发给了外地的商贩,他们自己也不吃,都卖出去了。因为改变颜色后看着美观,尤其是用硫磺熏成白一点的颜色,那种粉条更好卖。白色的粉条感觉卫生,消费者也乐意买。至于是用什么怎么变白的,又有谁会考虑呢?俗话说‘眼不见为净’。”

  交谈中记者还了解到,这位中年男人正是这家加工厂的老板之一。当他得知记者来看货时,就停下手中的活儿,把记者领到小屋里详细地聊了起来。走进屋里记者发现,本身就不宽敞的小屋里面放满了各种物品,东侧靠墙处码放着一袋袋做粉条的原料,一边又放着一张放有被褥的木床;而在北面一侧还放有用来加工粉条的大锅、盆、灶之类的生产用具,看得出,这个小屋就是“加工厂”的综合厂地,里面分别有“生产车间”、“仓库”和“宿舍”。

  这些加工作坊是如何对粉条进行熏白的呢?在记者的要求下,老板将记者领到外面一处棚子里面,记者看到,里面架着一根根横木棍,旁边还有一个旧铁盆。老板介绍说,把要熏白的粉条都摆到木棍上,然后再把放有硫磺的铁盆点燃后放到棚子里面,过一段时间后,那些原本颜色发黑的粉条就变成了白色。

  记者在另外一家作坊看到,吹风机呼呼作响,里面的人正忙碌着。一间黑暗的小屋里,两个中年男人围着一口冒着热气的大锅转来转去忙活着。而在一旁还放有一口没有架火的大锅,两名妇女站在那里不停地接过刚出锅的粉条,放在冷水锅里降温,接着就提着走出小屋。

  在这里记者还注意到,从小屋里取出来的湿粉条,有的搭在外面空地的塑料绳上,而有的就放到棚子里面的一根根横木棍上,而在这些横木棍的下面,就是一处就地挖的小土坑。从土坑内剩余的灰烬来看,里面曾燃烧过什么东西。后经记者了解得知,这种小土坑正是用来点燃硫磺熏制粉条的。

  据了解,栾城县一些粉丝加工作坊用玉米淀粉加工“绿豆粉丝”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产量大销路广。那么,利用染色剂为粉丝着色的产品在市场上销售情况如何呢?消费者又是否能分辨出线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石家庄市桥东区一处较大的农贸市场进行走访。

  在这里记者发现,有很多摊位上都摆放着由栾城加工的粉丝和粉条,而且各种颜色齐全。

  “老板,这粉丝怎么卖呀?是用绿豆做的吗?”在一个摆放着那种颜色发绿的粉丝摊位上记者发现,用来包装粉丝的塑料袋上赫然印着“精制粉丝”和“栾城县某粉丝厂”字样。记者向门市部里的人问价时了解到,这种粉丝卖1.6元左右一斤。当记者问及这种粉丝是用什么原料制作时,一位女摊主称是用绿豆做的。

  “不是说用绿豆做的粉丝6元多钱1斤吗?可是,你这种粉丝还不到两块钱,能是绿豆做的吗?”当记者对这种“绿豆粉丝”的价格提出质疑时,女摊主又说不是好绿豆做的,并以“人家都说是用绿豆做的”来糊弄记者。

  “颜色这么鲜亮,看着像是绿豆做的!”这时,一位正在这个摊位购物的老人用手抽出一截粉丝说道。

  看来,这种用玉米淀粉加工再用染色剂“装扮”的“绿豆粉丝”,对一般消费者来说还确实起到了以假乱真的效果。

  食品营养方面的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做粉丝用绿豆淀粉最好,其他也可以做粉丝,但品质不如绿豆淀粉做的粉丝。在制作粉丝的过程中如果使用硫磺则很可能导致二氧化硫超标。二氧化硫可产生毒性,长期小剂量接触空气中的二氧化硫,会导致人的嗅觉迟钝、慢性鼻炎、支气管炎和免疫功能下降,严重者可引起肺部弥漫性间质纤维和中毒性肺硬化。经口摄入二氧化硫的主要中毒表现为胃肠道反应,如恶心、呕吐等。此外,可影响钙吸收,促进肌体钙丢失。而工业硫磺里有重金属,像铅或砷会对人的肝脏和肾脏造成严重的破坏。此外,手工作坊的生产环境容易导致产品被有害微生物污染。如果产品在生产过程中缺乏必要的灭菌环节,消费者食用后可能会引起食源性疾病的发生。来源:质量万里行杂志

  • Power by DedeCms